咨询热线15353153565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疫情面前没有一个医护退缩”
发布者:bob   |   发布时间:2020-03-26 23:21:47   |   所属分类:bob   |   阅读次数:609
  图:深圳第三位治愈出院的新型肺炎患者(中)与医护人员合影,左二为袁静\受访者供图  深圳是目前广东省内报告新型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城市。截至1月31日12时,深圳市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4例。作为深圳抗击新型肺炎的主战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放弃休假投入一线,在疫情面前没有一个医护退缩。17年前的沙士时期,该院曾经收治确诊病例。17年后,不少医护再战一线,对此他们表示“这一场硬仗对於我们感染科医生来说,当然是义不容辞,是生命所讬,责任所繫。”\大公报记者 郭若溪深圳报道  1月14日,感染二科主任袁静和家人到日本旅遊。“下飞机的第二天凌晨,我就知道了疫情,一直在接电话。”15日晚,袁静定下了回国的机票,16日一早,独自飞回国投身抗疫一线。  取消外遊急回国抗疫  2013年至2017年的春节,袁静都在医院工作,没有与家人共同度过,因此女儿很不理解“怎麼到了日本,还要回去工作”。回国的飞机上,袁静心裏酸酸的,“但更多的是着急,更想早点赶回国,因为不晓得疫情会发展到怎麼样。”  2003年,袁静曾参与抗击沙士第一线救治工作,此次是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临床应急医疗队伍第一衝锋队核心成员,负责统筹确诊、疑似及排查病例的临床收治和诊疗工作。回到医院后,最让袁静感动的是,在疫情面前,没有一个医护人员退缩,都纷纷响应支援。这些天,袁静的工作满满当当,前10天每天只能休息4个小时,困了就在医院找个地方躺一躺,从四川老家来深的爸妈至今都还没见过一次。大年三十,袁静就在讨论病例、看病人、接工作电话中度过,忙完停下来吃口已变凉的水饺,才恍然记起当天是除夕。  “17年前,我还是主管医生,面对SARS病毒时还有些慌张,进入患者房间都有种悲壮的心情。现在我们的医疗防控和疾控系统都有了非常大的进步,表现在临床、科研和重症病人的抢救上,让我面对此次疫情更加有信心。”  袁静认为,医生是有责任感的一个群体,值得被更多的人尊重。  “除了医护,患者们也令我非常感动,今天我通知了三个已经出院的患者回来检查血清,看下抗体的情况,他们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如果抗体足够,他们就要随时献血,以供临床科研使用。对於这些刚治愈的患者来说,他们身体都还未恢复。”袁静坦言,此次疫情,病患的危重程度虽无禽流感严重,但患者数量多,已确诊病人病情也随时可能加重。  护理部副主任温敏亦表示,很多患者的情绪都非常不好,我们就积极跟他们沟通,希望他们不要对护士发脾气,有要求我们也会尽量请示领导帮忙解决。“真希望这场战役赶紧结束,可以带着家人出去旅遊一下。”  无畏风险 随叫随到  “离病毒最近的人”,是同事们对气管镜室主任叶涛生的昵称。叶涛生一直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呼吸功能救治最前线,负责危重症患者的呼吸支持,包括气管插管、呼吸机治疗等,存在直接接触“最大病毒量”的风险。疫情发生至今,他一天都没离开过岗位。  “我们的前两例患者就是通过气管镜进入下呼吸道才进行的确诊,因为一开始的咽拭子检查并没有获得阳性的结果。这就是气管镜的重要之处,另一个用途是治疗重症病人,这些患者插管后,气道还是感染很严重,有很多分泌物和肉芽,会引起阻塞,就要定期把分泌物清理乾淨,保持气管通畅。”叶涛生说。  “气管镜虽然是单人操作,但是我旁边一直有同事在协助。患者呛咳的时候,同事会帮我挡掉一些气体;当我转身的时候,同事会帮我移开器械。有团队作战,所以我并不孤独。”2003年,叶涛生就经历过SARS,“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这次并没有很担心,在决定做气管镜之前也都会讨论,即便是有风险,心裏也知道是必须要去做的。我们的口号就是‘随叫随到,叫了就做,做了就要有作用’。”  连日来,确诊病例的数字不断攀升,叶涛生认为,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开始重视,另一方面是检测手段更先进了。“一个病毒从出现到流行也不会一下子销声匿迹,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出现一定数量的患者是肯定的。我对於病毒数量多少并不是特别的在意,我只在意抢救的成功率,事实上大部分的患者都是可以救回来的。我们医生每天面对病人,只要救治有希望和价值,能够给病人带来好处,我们就有信心。”